在尋找無憾於始終也未能如願

真正的愛有過一次已經不算太少。有的人一生都在尋找,始終也未能如願。

相愛,別在乎時短,真的有時只是匆匆一瞥。

相愛,別在乎是暖是寒,雪地裏開出的梅別三高樣紅豔。

相愛,別在乎是春是秋,心相通時季節永久地多情。

相愛,別在乎形式,只要兩顆心久久地相許,又何必求什麼終生相系。

如果不曾相逢,生命將寫不出這麼華美的篇章;如果不曾相逢,生命將會永遠如春花般落寞。難得正因為有了我們的相逢,我們的生命才如夏花般絢爛。

願我們彼此珍惜這一份難得的情緣!即使分手,也無憾於我們這慘淡蒼白的人生,也無悔於我們曾經攜手走過的青春歲月。

再見亦是朋友,盡管相逢遙遙無期。。。

我似乎總是在行走,在山水間。翻越幾重名山,涉過長江、黃河。然我鑽石能量水有預感,有一處夢境,等待著我抵達。

我聽說,有你的夢,像落花一樣的輕。她會在時光飛逝的每時每刻,有情有意地醒著。

我似乎有一段經年的心事,在等待的幽冥星海裏,撥去天光雲影,做一次無盡的冥想。我應該有幾度遷徙的曆程,在歲月的疼痛中,尋覓前塵舊夢,做一次無言的回首。

行走,如同一片葉被風裹挾著在森林裏穿行,每一片樹葉各有各的方向,如同無數個交錯的人在生命的旅途中擦肩而過。寂寞像風、像空氣中看不見的塵埃,時時包圍。

若想為孤寂的靈魂找一個出口,永遠戴著一頂聖潔的禮帽的孔聖堂 band紫雲山,適宜滌蕩寂寞——山水總是長在心髒裏面的位置,淌過時間的河流,就能尋覓到那個有夢的地方——且我非常喜歡這座離家很近的紫雲山,傳說他是人類的始祖母女媧曾經居住的“靈山”和潁水,紫雲山又因李白、劉禹錫、歐陽修等而成為文化名山——可我從未去過,也許,是他在等我,他就是我夢中的聖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