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的陽光心情

黎明,還處於半睡半醒的我很吃力的掀開了臥室的窗簾就會有柔和的陽光緩緩瀉下、輕輕散撒。像是我最喜愛的棉花糖,我就要觸碰到它,或者自私一點,我就要把它變成我最豐富的一頓早餐。閉上眼睛,感覺到那柔和的陽光就在在鼻尖輕輕敲打,顯得pretty renew 傳銷真實而又富有存在感,滿是寵溺。

黎明,我重複著每天的心情,習慣性的張開雙手讓陽光纏繞了我,它像是盛夏裏那株常青藤,而我也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它纏繞的白楊樹。一點點、一滴滴,漸漸地它開始融入了我的身體,溫熱著我的血液。或許對於這樣美好的東西,我確實有一些自私吧!我會固執地把陽關藏起,想要藏地深深的,然後把它當作密友,在以後的每一個黎明裏,都可以滿足享受著它的輕柔的問候。

黎明,我告別了那些不堪回首的碎夢,然後很不情願地睜開雙眼,就開始找尋DR-MAX 教材那片柔和地只屬於自己的光海,卻不經意地瞥見真實的世界裏花桶裏的水仙正與晨曦親密互動著。那花兒仰著臉,迎著晨曦嬌嬌滴滴地撒著嬌,急切地吮吸著黎明的光和熱,慵懶地張開花瓣,傲慢地向我展示著它的美。突然間,看到這樣的景象,我倒像外人了,反而又有了一種不敢靠近的感覺,不過最終還是輸給了花兒的可愛無比,讓我不由得想親近它,然後輕輕地摩挲著花瓣,用手指輕輕觸摸這頑皮的花,開心地笑愜意無比。

黎明,我還在羡慕著眼前這讓我如癡如醉的景色。忽然之間我開始害怕了,我好像做了一個夢,夢到了下一個黎明那溫暖的晨曦不會熱情地來擁抱我;柔和的陽光也換成懵懂的霧靄,我走在霧靄裏面尋找我的朋友,闖入眼簾的是那灰沉沉的天,就算偶然面前飛過一只孤雁,它都發著悲烈嘶吼聲。我想,如果到了那時,我的朋友一定在悲傷,我會看到一雙眼睛染滿愁緒的注視著四周,眼淚在眼眶打轉終究掉了下來,一顆、兩顆、三顆,這時我就要pretty renew 呃人伸出雙手接過它,靜靜地站立著,感覺那個黎明的晨曦的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