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我独自去日本关西旅行回来后写下这篇文章

在一个人的旅途中,或是因为新鲜,或是因为恐惧,或是因为谨慎,所有的感官是全部打开的,对于周遭发生的一切极其敏感,文化的反差、艺术的震撼……任何与陌生的碰撞都会带给我思考和成长。即将再去日本,不知道我将会有什么收获呢?很期待。不管怎么说,这个与我们一衣带水有着复杂历史关系的国家还是值得去认真探索一番的。

我在日本的时间不长,这些照片和文字,是除了风景名胜外透过一些细枝末节感受到的日本。对于这个国家,总有一些复杂的情绪,大概是因为历史情结的原因,但是这也不妨碍我们去了解和学习它。记得《时尚先生》采访王石,谈到日本他说:“你可以恨他,但是你不能不了解他。”这几年的旅行也让我越来越感到,只有以一种开放的心态探知陌生的世界,才能收获丰富的旅程和人生。

温暖礼貌的笑容。

来过日本的人肯定都有所感觉,路上遇到的行人大多各顾各地匆忙地走着,面无表情。可是,当你走上前去打招呼,无论是谁,都会立刻谦虚的点头回应或行礼,并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

一个国家大部分人民挂在脸上的表情,可以相当程度反映出这个社会的情绪指数,人民脸上是笑是苦是空洞,这个国家给外人的印象也大致如此。

这张照片是清水寺下面那条街上拍到的,店员看到我拿着相机对着他,马上露出可爱的笑容,摆出得意的姿势。我无法抓拍行人,就用这张照片代替吧。照片中男孩的笑容已经可以代表我所遇到的大多数。

所有的包都小孩子自己肩背手拿。

时常会碰到一些上学放学的小孩子,除了三三两两结伴而行,也有很多也是父母接送,但是东西再多都是小孩子自己拿,父母不会帮忙。就像这张我在奈良拍到的小女孩,她背着书包,提着便当口袋,背着水壶,还拿着伞,腾出一只手被妈妈牵着。

閃爍星光和的晨光

清晨,迎著這一面絢麗,遠望前方那一片充滿昂然dream beauty pro 脫毛生機油田的時候,我仿佛看到了,那些常看年奔波於昆侖山下石油人的辛勞汗水,看到了,新一代石油人建設千萬噸級高原油氣田的赤膽忠心,看到了,我們祖國西部經濟,一路騰飛的美好未來,看到了屬於中華民族,一輪希望的太陽,正冉冉升起。

此時,展望未來,我們的未來之路,終將會是一條之路,會是dream beauty pro 脫毛一條開滿鮮花的陽光之路,會是一條不斷創新,不斷開拓的前進之路,也一定會是一條偉大祖國複興的強國之路。

把我最真誠的祝福,在此,獻給曾經現在,正工作於油田作業一線dream beauty pro 脫毛工人師傅們,願他們,永遠年輕,永遠幸福安康。

在尋找無憾於始終也未能如願

真正的愛有過一次已經不算太少。有的人一生都在尋找,始終也未能如願。

相愛,別在乎時短,真的有時只是匆匆一瞥。

相愛,別在乎是暖是寒,雪地裏開出的梅別三高樣紅豔。

相愛,別在乎是春是秋,心相通時季節永久地多情。

相愛,別在乎形式,只要兩顆心久久地相許,又何必求什麼終生相系。

如果不曾相逢,生命將寫不出這麼華美的篇章;如果不曾相逢,生命將會永遠如春花般落寞。難得正因為有了我們的相逢,我們的生命才如夏花般絢爛。

願我們彼此珍惜這一份難得的情緣!即使分手,也無憾於我們這慘淡蒼白的人生,也無悔於我們曾經攜手走過的青春歲月。

再見亦是朋友,盡管相逢遙遙無期。。。

我似乎總是在行走,在山水間。翻越幾重名山,涉過長江、黃河。然我鑽石能量水有預感,有一處夢境,等待著我抵達。

我聽說,有你的夢,像落花一樣的輕。她會在時光飛逝的每時每刻,有情有意地醒著。

我似乎有一段經年的心事,在等待的幽冥星海裏,撥去天光雲影,做一次無盡的冥想。我應該有幾度遷徙的曆程,在歲月的疼痛中,尋覓前塵舊夢,做一次無言的回首。

行走,如同一片葉被風裹挾著在森林裏穿行,每一片樹葉各有各的方向,如同無數個交錯的人在生命的旅途中擦肩而過。寂寞像風、像空氣中看不見的塵埃,時時包圍。

若想為孤寂的靈魂找一個出口,永遠戴著一頂聖潔的禮帽的孔聖堂 band紫雲山,適宜滌蕩寂寞——山水總是長在心髒裏面的位置,淌過時間的河流,就能尋覓到那個有夢的地方——且我非常喜歡這座離家很近的紫雲山,傳說他是人類的始祖母女媧曾經居住的“靈山”和潁水,紫雲山又因李白、劉禹錫、歐陽修等而成為文化名山——可我從未去過,也許,是他在等我,他就是我夢中的聖地?

滿園退去綠裝坐在花園泡上一杯鐵觀音

搬家前的這些日子,我有點惆悵,時間過的好像流沙,看起來升降桌漫長,卻無時無刻不在逝去;想挽留,一伸手,有限的時光卻在指間悄然溜走,裝修房子,搬遷家具,告別鄉親相鄰,一切似乎都預想的到,一切又走的太過匆匆。

搬遷後,我時刻都會有想回去逛逛我的小花園,看看與我相鄰三年的獵頭公司鄉親,看一看小區今天的樣子,想一想三年前熱情的鄰居歡迎我們的場景。住了三年,就要離別了。突然覺得,三年的鄰居、旁邊的張大爺、李大哥、刁大娘,還有其他鄰居個個友善,個個和藹,個個親切。就像一陣陣溫暖的春風,吹拂在我們的心田。一幅祥和的景象盡在“金泉麗都”。

花園有60多平米。我親手用500根薔薇編織成籬笆,圍成一個獨立的小花園,內院mask house 面膜種花草,外院種蔬菜。很有點世外桃源的感覺。內院還挖了一個大池子,養魚、蓄水。栽種了黃葛蘭、梔子花、桂花樹,還有三角梅、玫瑰花,空地上種滿了草。更逗我喜歡的是棗子樹、橘子樹和那顆水蜜桃樹。外院種有許多的蔬菜,有萵筍,黃瓜、青椒,還有蔥蔥蒜苗。夏天的蔬菜基本不買,靠我的菜園提供。春天,滿園的鮮花競相開放,桃花、梔子花、黃葛蘭香飄滿園,飄進我的臥室,令人心醉。夏天,滿園成蔭,遮光蔽日,非常涼爽。

秋天,大棗、橘子、葡萄,掛滿枝頭。桂花飄香時節,朋友一起賞桂花,喝桂花酒。大棗熟了,邀上朋友一起打棗子,別有情趣,吃不完的棗子,給東家送去,讓西家嘗嘗。調皮的小孩趁我們不在家用竹竿偷打大棗,把我的籬笆都損壞了。冬日,在逍遙椅上,享受冬日的暖陽,看著傷心的片片落葉。

每天的陽光心情

黎明,還處於半睡半醒的我很吃力的掀開了臥室的窗簾就會有柔和的陽光緩緩瀉下、輕輕散撒。像是我最喜愛的棉花糖,我就要觸碰到它,或者自私一點,我就要把它變成我最豐富的一頓早餐。閉上眼睛,感覺到那柔和的陽光就在在鼻尖輕輕敲打,顯得pretty renew 傳銷真實而又富有存在感,滿是寵溺。

黎明,我重複著每天的心情,習慣性的張開雙手讓陽光纏繞了我,它像是盛夏裏那株常青藤,而我也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它纏繞的白楊樹。一點點、一滴滴,漸漸地它開始融入了我的身體,溫熱著我的血液。或許對於這樣美好的東西,我確實有一些自私吧!我會固執地把陽關藏起,想要藏地深深的,然後把它當作密友,在以後的每一個黎明裏,都可以滿足享受著它的輕柔的問候。

黎明,我告別了那些不堪回首的碎夢,然後很不情願地睜開雙眼,就開始找尋DR-MAX 教材那片柔和地只屬於自己的光海,卻不經意地瞥見真實的世界裏花桶裏的水仙正與晨曦親密互動著。那花兒仰著臉,迎著晨曦嬌嬌滴滴地撒著嬌,急切地吮吸著黎明的光和熱,慵懶地張開花瓣,傲慢地向我展示著它的美。突然間,看到這樣的景象,我倒像外人了,反而又有了一種不敢靠近的感覺,不過最終還是輸給了花兒的可愛無比,讓我不由得想親近它,然後輕輕地摩挲著花瓣,用手指輕輕觸摸這頑皮的花,開心地笑愜意無比。

黎明,我還在羡慕著眼前這讓我如癡如醉的景色。忽然之間我開始害怕了,我好像做了一個夢,夢到了下一個黎明那溫暖的晨曦不會熱情地來擁抱我;柔和的陽光也換成懵懂的霧靄,我走在霧靄裏面尋找我的朋友,闖入眼簾的是那灰沉沉的天,就算偶然面前飛過一只孤雁,它都發著悲烈嘶吼聲。我想,如果到了那時,我的朋友一定在悲傷,我會看到一雙眼睛染滿愁緒的注視著四周,眼淚在眼眶打轉終究掉了下來,一顆、兩顆、三顆,這時我就要pretty renew 呃人伸出雙手接過它,靜靜地站立著,感覺那個黎明的晨曦的哀愁。